蜉 蝣

2018-10-11 11:17 来源:昭通新闻网

◆凤池中学1709班 范妍佳

几欲提笔,不知从何说起。单薄而苍白的文字如何穿透生死,超越暮曦。只是当泼墨渗入房里,四下又回到寂静,我仍是想起你。

不觉已一年,回想当时听到外公的死讯,短暂的空白之后,身体不断战栗,我想哭,眼眶却涩得发疼;想喊,肺中稀薄的空气却使得我哽咽失声。过往的回忆如云烟涌起,近在眼前却又虚无缥缈,徒留孤单的灵魂兀自悲鸣。你的护短,你的慈爱,你抚摸我头发的温度,这一切,都要如云烟散了吗?不,这不可能。我再三印证,试图否认你的亡音,试图让梦境赶快清醒。后来,母亲承认隐瞒了你的死讯,无力蚕食了我的思绪,叫我该如何抵御,瘫软在地,再无力起。

与你本是有万千温情的,只是我们都太腼腆,从不轻言说爱,那些浮生的小温暖,皆如丝绵,织存心底。那些未能脱口的思念,如今倒成了遗憾。思及此,夜里便下起了雨,明明暗暗辗转到天明,窗上总有些斑斑湿迹,我已分不清,那是雨水或是泪水。

我也曾近乎偏执地等待你的出现,直到月上柳梢,直到炽热的希冀冷透化为一池坚冰。心下亦明了,越是自欺,便越难说服自己你已驾鹤西去,今生再无法相见了。如今这回忆日日被思念侵蚀,越是细细打磨,越是褪色,到最后,只能依稀辨认出轮廓。

关于你的梦,我只做过一次。梦中回到了幼时的庭院,我仍是拉着你衣角甜甜喊着你名字的小女娃,你仍是眼中有独属我温度的避风港。我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安地和你说话,你笑着望着我,却不言语。夏夜的蝉鸣愈来愈悲切,声声诉苦,我摇晃着你的手臂,突然意识到,你是已逝之人,心中悲凉油然而生。我想过千千万万种梦中相遇的情形,扑入你的怀抱拥紧你的温暖或你拉着我的手坐在月桂树下讲我百听不厌的古老故事。却不想,终究是南柯一梦。你走得迅速,不曾与我说过一句话,也不曾仔细看我一眼。你走到那棵我们栽的树前,明明是夏夜却如此凄冷,你在树间背对着我挥手,我竭力想要抓住你的衣角,手却似抓在虚空里,绵软无力。梦境定格于此,最后终是人似树,树似人。

我是那样确信世间再无人比你爱我;是那样渴望你还在我身边,在太阳的一升一落间,在雨的一丝一厘里;是那样害怕你已经离去,在烛火骤熄的瞬间,在微弱的念想里。

人生短暂如蜉蝣,唯有温情长留人间。摧人心魂者,唯生离死别矣!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28964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陈元云 责任编辑:李梦菲
标签 >> 少年